主页 > 创新识别 > 我就是不在捷运上读书,怎样? >

我就是不在捷运上读书,怎样?

时间:2020-07-10 编辑:

我就是不在捷运上读书,怎样?

「现在的年轻人都不读书了。」

啊,我得承认,每次听到这句话用感叹的方式说出来,我就会起一阵鸡皮疙瘩,视语气还可能造成某种程度的反胃噁心。

如果是出版从业人员,藉此戏言自己的工作是夕阳工业,饭碗难捧,那也就罢了。忝为这个圈子里的一员,我明白那种「书好难卖啊」的心情。但如果是基于「读书才能充实心灵」的刻板群体价值观为出发点,我就得千方百计压抑自己冷冷回问:「啊不然你是有读多少书?读完你有比年轻人充实多少?」

最常被「现在的年轻人都不读书了联合劝世会(?)」拿来举例的,是捷运上大家都在看手机、滑平板的这回事,通常还会连带被解读为这个社会越来越冷漠,大家都只顾自己手上的脸书与游戏,虽然并肩站在捷运站里却对面不相识。连去年轰动一时的捷运板南线随机伤人事件,都有「就是因为大家都在看手机,兇手都砍到自己面前来了,才发现事情不对,结果已经太晚了」这套说法。

这里第一个问题是,什幺才叫做「书」?
电子书算书吗?如果算,那幺在捷运里老是盯着手机的人,是不是也可能正沈浸于读书之乐呢?
如果只有「一眼即知此人正在读书」的纸本书才算书,那幺是不是任何用纸本印刷的读物都算「现在的年轻人都不读书了联合劝世会」标準中的书?或者就和最近流行的那些说法一样,只有四书五经那些可以教人孝顺的经典古文才真正称得上读书?

第二个问题是,什幺才叫做「充实」?
纵使只是看脸书,但脸书上可不是只有爆乳自拍照(嗯哼,至少我的脸书不是),还可能集结各方好手与有志之士,或亲自书写或筛选后转贴的社会时事、阅读意见、精闢分析甚至以趣味角度切入的短片,比起厚厚一本却只有一家之言的书籍,是不是多了训练思辨能力的好处呢?

第三个问题是,拿着书比拿着手机更友善、更不冷漠吗?
且不论低头看书跟低头看手机一样不容易与别人视线交会,一般人本来就不可能在公车或捷运车厢里没事跟人点头问好换名片,要是真得做成这样,光是上班通勤时间就要花上一个小时的我本人,差不多还没到办公室就会因为Social Mode过度开启而死。
而在捷运上拿着厚厚一本书阅读,究竟是不是比滑手机更可能阻挡随机伤人的兇手呢?我想除非那本书够厚,厚得不只让车厢里每个人都知道这里有个热爱阅读的好青年,还厚得足以当盾牌抵挡刺来的一刀,那我就承认:好吧,大家上捷运都应该带一本纸书,最好还是精装的那种,目的是保护自己的安全。

但其实,真的热爱阅读的人一定都知道,家里塞满锅碗瓢盆以外实在没有几寸方圆可以放书的痛苦;真的对世界充满关怀的人也知道,一本过度包装的纸书可能让世界少掉几棵树;真的在通勤时间挤过捷运的人,更清楚多数时候硬要在拥挤的捷运里从包包拿出一本超佔位置的厚书来读,那才叫做自私冷漠,远不如在早已握在手里的手机萤幕上,点开一个阅读电子书的app。

在这座岛上,本来就不允许每个爱书人都能够拥有梦想中的一整面书墙,但幸好,知识与人文素养也不会只困在书页里。

我喜欢书,喜欢极了一边翻页一边被割到感觉知识从指尖源源流进自己身体的感受,但更喜欢的,是真正因为优质阅听内容而感觉身心被浸润的自己,而不是把一本书的封面当作某种衣着、饰品那样,标榜自己的阅读品味。

我读、我看、我听。我所得到并用以内化的东西,不因为我手上拿着什幺而改变,它决定于我能选择的範围有多广多深(这一点取决于言论与出版自由,还有市场机制),而更重要的还是,我选择自己要在既深又广的选项里,用有限的时间与心力读取什幺。

并不是反骨地觉得阅读不好,读书不好,而是厌倦那种「吸收知识充实自己只有一个途径」的单一价值观。

看起来像文青很简单,拥有思想厚度则与前者完全无关。

不读书不会死,任凭自己在老旧观念里不思考,才会让人不如死了算了。

推一本奴家最近在通勤时读的乔治欧威尔,电子书限定,想感受一下被书页割伤的幽微痛楚都不行~(傲娇)

《向加泰隆尼亚致敬》 from Readmoo电子书

Photo from flicr cc by guy masavi

  猜您喜欢的文章